德诺

盾铁粉从不认输

只能分批发了,小学生文笔

浮海沉沦(2)—盾铁abo【生子预警】

           生活似乎再也不会变,也不会有多大起伏,没有一个人能捡起石子去触碰那如死水般的湖水。
     史蒂夫•罗杰斯以为他们不再会有交集不再会存在一个平面上。他们彼此就像蝴蝶与花的关系,一旦分开便是结束。即使再次碰到也无法回到从前
     特别是在他偷走女儿之后,他们的关系更加恶化。甚至被黑寡妇与浩克一顿胖揍,也是警署重点关注的对象。他们觉得史蒂夫应该把孩子好好的归还与托尼,否则他们会毫不客气的把他送到牢狱。
      史蒂夫当然明白托尼急切想要见到女儿的心情,因为他甚至都没让小胡子男人看一眼刚刚诞生不久的孩子就这么当着所有医生护士的面带着孩子跳窗走了。他能想象出来小胡子男人当时的心情,在毫无防备的时候就这么窃取了小胡子男人对他的唯一想念
     他不应该被原谅,正因为如此罗杰斯失去了对生活基本的信心,他惩罚自己整日与沙袋作伍甚至成了拳击比赛场的职业打手,每天他的生活就是打拳—战胜对手—拿奖金—清理伤口—睡觉—复去打拳,这样循环往复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他再次得到赎罪的机会。
     那是一场激烈而又决定生死的决赛,如果赢了就可以得到一笔客观的奖金,还有去斯塔克大厦观察的机会。这让史蒂夫进退两难,如果赢了他就会见到他以前的爱人。但他只想逃避这一切,他不想面对。
      因为他还没有做好再次面对小胡子男人的准备,心里的恐惧让他在赛场失利,几乎被打趴下,倒在擂台上的史蒂夫甚至在想若是就这样被打死也好。但他想起女儿的笑脸,与爱人的声音。让他撑起身子随着周围刺耳的嘈杂欢呼声撑起身慢慢站起,施以利落的肘击与扫堂风不费吹灰之力的把对手扔下看台。领了奖金后的史蒂夫有逃离的想法,他怕坐上参观斯塔克大厦的车,但不善于交际的他随着众人的起哄就这么上了斯塔克企业。以往来说他们没有机会碰上,所以他勉强的坐上了去斯塔克企业的观光车。  
             下车后史蒂夫安全的带上帽子走在最后,几乎被汗湿的券暴露了他紧张的心情,揣着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和众人踏进了斯塔克大厦。
         史蒂夫经过几番紧张的扫描后发现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小胡子男人会在这个大厦中。这让史蒂夫放下心来脱掉了有些闷热的帽子,尾随着众人四处观察。直到平静的大厅里传来一声脆响
          ---啪!
         这正是小胡子男人狠狠打在史蒂夫脸上发出的
         ——你怎么还敢来大厦!史蒂夫罗杰斯,你已经没有资格在踏进这大厦一步
         史蒂夫勉强的笑了笑捡起被小胡子男人打落的帽子轻轻带上,逃也般的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史蒂夫一直在想着以前的一切。他想不到他们再次见面是以这种方式,让他“无缘无故”挨了这一巴掌。
       那一巴掌让他回忆起那天小胡子男人恳求他把孩子留下的眼神与话语每一句都印在他的心里。
        ---史蒂夫,别让我憎恨你
      虽然那一刻他很想说明一切,很想抱着小胡子男人表达他此刻作为人父的喜悦。但他不能,他没有时间解释,如果他不做决断女儿就会被神盾局的特工拿去研究,他不会让这一切发生
            史蒂夫失去重心般的躺在草坪上,回忆的缀累让他无力在往前走一步。如果他当初厚着脸皮给小胡子男人透露一点消息,或者不在乎什么记者,不在乎什么花边新闻也许他们不会走到这一步。
       他曾偷偷回到斯塔克大厦,去看小胡子男人,在知道他们有baby的时候。他几乎高兴的要蹦起来,但是他一想到也许小胡子男人会更想要超人来照顾,他只能趁人入睡时候偷偷溜进去观察他是否过得好
          这也让他无意间听到两个特工议论,他们一直在暗中监视着小胡子男人还要在小胡子男人生下孩子时候偷走孩子,研究抽取有可能存在的血清。
        史蒂夫便将计就计谎称是钢铁侠的仇人,想要杀之后快。达成一致后。便随着两个特工秘密的潜入医院,偷了医生的工作服。乔装打扮做助产士,全程给主治医生打下手
      史蒂夫很清楚的记得小胡子男人痛苦的哭喊,为了孩子做的伟大抗争。尤其是小胡子男人在快要坚持不住时候史蒂夫紧张和轻柔的举动早已经暴露了他是谁。
          史蒂夫多么想一直抱着小胡子男人就这样下去。永远的守护在他的身边。但是中间混杂的神盾局特工让他不得不快点做出决断。在那些神盾局特工没有动手之前,抢先一步走到主治医师面前接手了剪脐带与清洗的活计,在神盾局特工还未反应过来之时跳窗偷走了女儿。带着她去了瓦坎达。
           ---对不起,托尼我一定会把她好好在带回你身边

浮海沉沦【盾铁abo】

                   沉沦浮海【盾铁abo】
       —— 史蒂夫,你能不能不要管我,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你不会知道
      ……
     当然我们一向遵从正确健康生活的美国队长,是不会同意小胡子男人对自己身体的迫害。所以只要威胁到小胡子男人健康他都会尽力阻止,并且杜绝
      不久后,小胡子男人无比嫌弃的看着类似管家·烦死人史蒂夫·醋罐情人给他带上了结婚戒指,他们成为全美甚至全世界关注的对象
         他们幸福,快乐,几乎是所有人关注的对象。祝福接踵而至,甚至他们觉得就这样过一生应该也没有关系,而且是绝对可以共度一生的,但是他们没有想过这样的生活居然会这样凭空的消失
        这天小胡子男人照常从公司回来,却看见家里围着一群记者。还有脸色不佳的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客几上是一些桃色新闻,很显然是天才设计师·斯塔克·绝世总裁的一些花边新闻。
      现场气氛似乎被冻住,这些桃色新闻是罗杰斯从不曾接触的,因为他很少去看新闻很少玩手机。每天都沉浸在工作和慈善事业之中,突然家里闯入的记者让他完全改变了想法,他认为和小胡子男人出现了情感危机。
   报纸被罗杰斯几乎捏成一团废纸,他轻松的将那团扔给小胡子男人,希望他给自己一个答案。但是小胡子男人选择对媒体记者说出了自己的婚姻价值观这位美国大兵根本没有资格管他的花边新闻
      ——  结婚只是一种形式,而斯塔克依旧是花花公子,这并不冲突
       话音刚刚落下,就听见门被美国大兵气愤的狠狠关上。随着玻璃门应声破碎,也让媒体记者看到了炒作的希望
         这让记者们牢牢的抓住了这个炒作大新闻的机会,很快钢铁侠和美国队长的婚姻问题是各大报社争相报道的头版头条
         '钢铁侠和美国队长婚姻已到尽头,钢铁侠即将宣布离婚'
         '钢铁侠和美国队长闹不和,感情出现危机,美国队长独自现身街头无人陪伴'
         '钢铁侠已经决定下个对象是超人'
         '……'
          这些信息即使是在汽车旅馆的史蒂夫罗杰斯也可以听到老板和房客的议论,打开手机标题也全是“钢铁侠和美国队长婚姻不和,或者是议论钢铁侠下一个婚姻对象”
        看到这些言论,史蒂夫再也无法好好坐在这个拥挤的汽车旅馆里。抬腕狠狠的甩掉电话,想要找人说个清楚,但路上的记者一直包围着史蒂夫,让他们没有任何机会给彼此机会好好解释清楚。
       此时史蒂夫觉得也许这段婚姻就是一个错误。磨砂着手中的戒指骑着摩托驶向斯塔克大厦,他心里只有那些记者的话,那些报纸上的言论,特别是钢铁侠下个对象是超人的标题。虽然这很滑稽但对于史蒂夫来说,这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我们离婚吧,托尼我放你自由
    史蒂夫很想要小胡子男人一个解释,但是小胡子男人没有任何话语只是发出了一个单音节
   ——好
   两人似乎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般就这么飞快的交换了离婚协议书,互相轻巧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史蒂夫将他所有东西都搬出了大厦,走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转身问小胡子男人,是否爱过他
    而答案和他预想的一样
   ——从没
      这对外界很看好的一对伴侣,他们互相都没有细心观察过对方失落的眼神,小胡子男人没有看到罗杰斯眼神里对小胡子男人的诸多挽留,似乎下一刻小胡子男人就马上会和超人结婚。              
       而罗杰斯从来没有看过小胡子男人倔强的眼神,和委屈的闪着水光焦糖色眼眸和不甘。
        似乎没有任何流恋般小胡子男人的伴侣就这么一声不响的离开,似乎从来没有叫史蒂夫·罗杰斯这么一个人出现,似乎钢铁侠从来没有伴侣

穿越街角遇见你【盾铁abo】

                生子预警不喜点叉
    拥有的一切似乎都是借口,拥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一场梦,拥有的所有都是泡影
        引——
        漫长的夜里,小胡子男人都在等着自己的Alpha能够回来,能够逃离死神回到自己身边。但这一切怎么看都不可能发生。小胡子男人亲眼看着自己的AIpha为了保护自己与灭霸一起化成一缕灰烬。
           那一瞬间小胡子男人似乎掉入冰窟,难道超级英雄就不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就必须要有牺牲?好不容易才让他完全相信幸福还没好好开始就这样化为了泡影。
      美国队长在一次成为人民的偶像,可他只想要那个鸡婆般的罗杰斯回来。
偌大空旷的房子里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甚至没有一点生机。若不是他肚子里小家伙的抗议,也许他也会就此随着这周围一切沉沦在静夜之中
       小胡子男人艰难的扶着腰身从皮质沙发上坐起,挑指打开冰柜在一堆可以称之为垃圾食品的东西里拿出一块华夫饼,勉强就着温水吞咽下去。
        天亮的似乎特别快,让困倦不已的小胡子男人再也没法闭眼在睡。无奈的揉了揉大到无法遮掩的肚子。打开冰箱翻看食物,发现许多过期食物和一些几乎不能吃的水果和牛奶,打开人工智能清理干净。裹好外袍打开手机叫了一份意面,虽然他没有任何胃口,但是架不住小家伙的抗议。
      小胡子男人半个多小时的等待终于等来一辆餐车停在房门口。挥手让人工智能开门,慢慢起身去接意面。在看到外卖小哥的脸小胡子男人几乎撒掉了手中的意面
     他腹中孩子似乎也感觉到了一丝异样,拳脚相加的折腾。让他不由的弯下腰身
    “先生你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外卖小哥有些担心的扶住小胡子男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要看着人安全才放心,抱起眼前虚弱的人径自向卧室走去就像曾经来过。把意面放下给轻轻盖好便准备离去。
      “你准备就这样走吗?罗杰斯外卖小哥?”对于面前这位一脸无辜的外卖小哥,小胡子男人要是还有力气一定将其撕碎,白白让他为这种人踹着一个球!
       “我想你是认错了托尼斯塔克先生,您的Alpha不在家吗?这样把您丢在这里简直就是禽兽所为。”对于这种把自己O丢在家里的Alpha自己见得太多,餐厅的老板就是其中之一,这样豪华的房子也许主人也是一个世纪渣男。从怀里拿出小本子写了一串电话递给小胡子男人
    “您有困难或者需要帮助可以来找我”

  “呲啦”一声小纸片被愤慨坐起来的小胡子男人撕成碎片
    ——你还要跟我玩什么外卖游戏史蒂夫.罗杰斯先生,你把我折腾的还不够吗?消失这么长时间还跟我装蒜,把你工作证给我让我看看
    当一个工期两年且名为的麦克.德尔菲诺工作证呈现在小胡子男人眼前时,蜜糖色眼眸不可置信的颤了颤,卷了卷被子将头埋在其中。烦躁的将外卖小哥的工作证扔在一边
     ——你可以走了麦克.德尔菲诺先生
        外卖小哥看了看眼前的人有些担心,并没有迈开步子
       ——斯塔克先生你还没有吃意面,再不吃它可能要凉了
    ——不用你管!
    小胡子男人经过这一番折腾,让他恢复的食欲又消散全无,反正也不会有人会关心他。
      —— 托尼斯塔克先生不如让我来照顾你的起居吧,我餐馆的活计做完是很清闲的,完全可以胜任下一份工作。
          麦克说完后不自然的磨砂着工作牌,说出这话时候也觉得很奇怪,明明他们就没有任何关系。
    ——不需要!我还没有虚弱到需要人来陪的地步
      吃到钉子后的麦克开着他的外卖小车离开了。小胡子男人的生活也是一如既往的照常进行,没想到几天后门铃又被敲开,迎面而来的是那个提着一大堆食材的外卖小哥
      ——我想了一下斯塔克先生,您确实很需要人照顾,而我又很缺钱,所以您雇佣我吧,做你的管家包吃住就行
     还没等小胡子男人反应过来大包小包就已经堆积在门口,而且没有最高权限的外卖小哥竟然轻松的进入了他的厨房,还有实验室,这一切都让小胡子男人觉得颇为可疑。扶着腰看着人进进出出,这让他做出了一个自己不敢相信的决定,他同意了这位麦克先生的入住
     ——我的管家可不好当
     ——我有绝对的把握做好
     就这样,一位名为麦克德尔菲诺的管家莫名其妙的以管家的身份就入住了小胡子男人的家里,打破了以往的平静